聯系我們

咨詢熱線:  0311-68050155
網  址: //www.izajw.icu/
郵  編: 050090
地  址: 石家莊市橋西區新石中路375號(城角街與新石中路交口)金石大廈B、C座9層。
法律Q群 : 36797979(省會法律在線);51206701(石家莊律師法律咨詢)。

李耀輝律師:沒有被害人的強奸、搶劫案,終判不構成犯罪

您的當前位置: 快速时时彩官网 >> 方舟動態 >> 刑事

快速时时彩选号技巧:李耀輝律師:沒有被害人的強奸、搶劫案,終判不構成犯罪

//www.izajw.icu 2018-04-02 17:52 世紀方舟律師網 瀏覽次數:

快速时时彩官网 www.izajw.icu 沒有被害人的強奸、搶劫案,終判不構成犯罪

 

作者李耀輝  河北世紀方舟律師事務所律師

 

【案情簡介】

2013年12月20日,胡某某等人因涉嫌強奸、搶劫罪被立案偵查,辦案民警從胡某某家中將其帶走時,提取其一部手機,發現手機中有一段視頻,視頻內容是一名女子與其中一名被告人楊某某口交,胡某某將部分過程拍攝下來。根據庭審記錄,四名被告人都聲稱在送往看守所之前,在辦案單位遭受刑訊逼供,在逼供的情況下供述了,2013年12月16日晚,被告人王某某和胡某某、康某某、楊某某駕駛胡某某的紅色面包車在晉州一個道路上刑事,將一名年輕女子強拽上車,在車上搶走該女子手提包一個,包內有現金120元,一部手機、化妝品等物品,后被告人王某某駕車將該女子拉到晉州城區南邊馬路路北梨樹內,胡某某、楊某某、康某某、王某某將該女子輪奸,被告人胡某某用手機照相、錄像,并威脅該女子不讓其報警,后將被害人放到晉州市307國道和和平路交口西南角劉家莊候車廳附近后離開。

辯護過程

    接受委托后,與同事劉浩然律師及時進行了第一次會見,充分了解案情,被告人胡某某涉嫌兩個罪名,分別是搶劫罪、強奸罪,起訴書指控三起犯罪事實,第一次一審判決對指控事實照單全收,其中有在三次搶劫中,有兩次輪奸犯罪事實,一次冒充軍警搶劫犯罪事實,兩次普通搶劫。在會見中了解到,被告人曾在刑警隊被刑訊逼供,原一審中也曾就偵查機關的刑訊逼供的非法取證行為申請了排除非法證據,但是原一審合議庭沒有予以排除,依然把刑訊逼供取得的口供作為了定案的根據。

    會見后,我基本上形成了辯護思路,找到了辯點。下一步需要做的工作就是充分閱卷,在閱卷的基礎上調整辯護思路,確定辯護方向。閱卷完后,確定辯護方案,又對胡某某進行了一次會見,核實了相關證據,決定先進攻再防御,于是先進行一次進攻性辯護——申請非法證據排除,申請召開庭前會議。

    實體方面,關于起訴書指控的第二起搶劫、強奸事實里,沒有被害人報案,僅有被告人錄制的一段第二被告人與“被害人”的口交視頻,還有幾張圖片,以及第一被告人的電話基站位置,雖然有被告人的口供,但該口供是在刑訊逼供情況下作出的,應當予以排除,即便法庭不予排除,那么本案在“先證后供”的證明體系下,不足以排除刑訊逼供的可能,也不能認定各被告人有罪。

 

【辯詞摘錄】

……

二、起訴書指控第二起胡某某犯有搶劫、強奸犯罪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一)本案無被害人報案,缺乏被害人陳述材料,無法證明被害人的存在以及違背被害人意志

從理論上講,強奸案件沒有被害人的報案是無法啟動案件程序的,通常強奸案件源于被害人的報案,這是因為強奸罪侵犯的婦女的性自主權,違背的是婦女的主觀意志,被害人的及時報案可以表明行為人的強奸行為違背其主觀意愿,而延遲報案往往無法準確判斷是否違背婦女的意愿。而本案中,被害人至今沒有報案,無法直接證實被告人的行為違背其意愿,不能滿足構成強奸罪的犯罪客體要件。

另外,被害人的基本信息和身份無法確定,導致強奸的對象不明確,而且被害人從未露面,如果本案被害人出現承認是自愿與被告人發生口交等性行為行為,該如何認定?

(二)本案先有視頻證據,后有各被告人口供,屬于“先證后供”,而且無法排除刑訊逼供等非法取證行為,不能認定被告人有罪

刑訴法司法解釋106條的規定,根據被告人的供述提取到隱蔽性很強的物證、書證,且被告人的供述與其他證明犯罪事實發生的證據相互印證,并排除串供、逼供、誘供等可能性的,可以認定被告人有罪,這屬于“先供后證”。而“先證后供”是偵查人員發現被告人有罪的線索和證據,通過訊問取得被告人的口供,這種情形下難以保障被告人的供述的自愿性和真實性,而且實踐已經證明大量的冤假錯案是發現犯罪線索,鎖定作案人,到案后拒不供認,通過刑訊逼供、誘供等非法行為取得被告人口供,“先證后供”不僅證明價值要低于“先供后證”,而且在無法排除刑訊逼供的更易造成冤案錯案。就本案來說,偵查人員在搜查行為中發現胡某某手機上保存一部視頻,在無其他任何證據情況下,偵查人員通過視頻對各被告人進行了訊問,并獲取了口供,這屬于典型的“先證后供”,而且本案各被告人均稱遭受了刑訊逼供,當庭翻供,理由是偵查人員教他們說的,因此,本案在“先證后供”的證明體系下,不足以排除刑訊逼供的可能,不能認定各被告人有罪。

(三)現有證據僅有同案被告人的口供,屬于孤證,不能認定被告人有罪

本案能夠證明被告人有罪的直接證據僅有同案被告人的口供,依法不能作為定案的根據。根據《刑事訴訟法》第53條的規定,即只有被告人供述而沒有其他證據,不能認定被告人有罪和處以刑罰。即該法條中的被告人,既包括單一犯罪的被告人,也包括共同犯罪中的被告人。只有同案被告人口供的情況下,不能據以定案的根本原因在于,在沒有任何其他證據可以相互印證的情況下,同案被告人口供的客觀真實性無法得到確認。

本案除了各被告人的口供,只有胡某某手機通話詳單、基站電子數據、數據以及王某某的指認現場筆錄,以上證據均是間接證據,僅是補強個別案件細節,與本案的待證事實關聯性不大,而視頻充其量可以證實楊某某與一女子發生口交行為,不能證實其強奸該女子,更不能證明其他被告人強奸被告人。

綜上,現有證據僅有同案被告人的口供,屬于孤證,孤證不能定案,因此不能認定被告人有罪。

(四)現有證據不足以認定胡某某等人強奸被害人

第一,在案證據中,能夠證實胡某某等人在晉州強奸一名女子的直接證據有胡某某、楊某某、康某某、王某某的口供,除此之外別無其他證據予以證實,以上四人均為本案被告人,雖然四人口供內容上基本互相印證,但是四人又同時當庭翻供,并作出了翻供的合理解釋——曾被刑訊逼供,這無法排除是偵查人員刑訊逼供的結果,通過刑訊逼供得來的口供不僅應當排除,而且內容真實性也存疑。

第二,胡某某的手機存有的視頻和照片,僅能反映被告人楊某某與一女子發生口交行為,既不能證實強奸事實,也不能反映出女子身份及其主觀意愿。

當庭四名被告人稱視頻女子為于曉麗,雖然于曉麗作出證言否認自己到過晉州,也否認曾被楊某某搶劫、強奸。首先,被告人口供稱在晉州對一名女子實施強奸、搶劫本身真實性存疑,而且也是刑訊逼供獲得的口供;其次,于曉麗稱沒有到過晉州,也可能說明視頻拍攝地點不是在晉州,這與王某某的辨認筆錄相矛盾;再次,該視頻無法反映出該女子被搶劫的事實,于曉麗說沒有被楊某某搶劫也就沒有證據;復次,強奸是違背婦女意愿,于曉麗稱沒有被楊某某強奸,若視頻中女子即為于曉麗,這就更證實楊某某的行為沒有違背于曉麗的意愿,若視頻中女子不是于曉麗,也不能該女子被迫與楊某某發生性關系。

第三,關于胡某某的手機通話詳單、基站電子數據、數據圖,不能直接證明案件待證事實,充其量只能說明胡某某曾到過基站位置并打過電話;王某某指認將被害人女子帶上車,放下車以及強奸的地點,并基于指認形成了辨認筆錄,首先辨認筆錄沒有見證人,也沒有見證人簽字,需要偵查機關做出合理解釋,否則不能作為定案的依據,對此偵查機關以錄像為由替代見證人,沒有任何法律依據,通過辨認照片顯示,處于晉州繁華地段,沒有見證人不符合常理,更為重要的一點,指認現場僅有被告人王某某自己的辨認,而其他被告人為何不進行辨認,既然能夠有證據證實胡某某曾到過基站位置,為何不讓胡某某進行辨認現場,換一個角度看,如果四人就沒有到過王某某指認的現場,再讓其他人進行同一辨認,要達到偵查機關的目的概率極低。

綜上,起訴書指控胡某某等人在晉州對一名女子實施搶劫、強奸事實不清、證據不足,不能排除一切合理懷疑,達不到證據確實充分的證明標準,因此胡某某不構成該起事實的搶劫、強奸罪。

 

 

相關標簽:河北公司律師,河北刑辯律師,河北律師事務所,石家莊金融律師,石家莊律師事務所

更多